在溪頭拍到的鳳蝶


你才知道為什麼叫"花蝴蝶"


飛來飛去              這朵沾一下           哪朵停一會           很難抓住她的蹤影


 


要在生死裡看透很難, 除非在生死界上走一遭


朋友的兒子發生車禍


腦部重創


手術後在加護病房,  看術後狀況


應該還在醫生的控制之下


但是誰能保證


只能安慰他


也要他做好正負雙方面的心理準備


因為這種時刻


最能體會" 凡事天安排, 萬般不由人"


 


 


也使我想起第一次面對面的面對死亡的經驗


那一年, 大一剛結束, 暑假才剛開始


二阿姨跟姨丈在台中跟我們一起住


二阿姨因為癌症已經治療一段時間


因為已經末期了


必須長住醫院


我放暑假, 正好得空


於是跟姨丈輪流在醫院看顧


我看白天,姨丈看晚上


白天一切也沒什麼狀況 , 我就覺得還好ㄚ


晚上阿姨則是問題特別多(姨丈後來告訴我)


這樣過了一個多月


醫生也宣佈大概還有幾天可渡了


那時候已經是在8月中左右吧


大家也多特別在意


後來那幾晚, 我都陪在醫院


因為姨丈白天還上班


那一晚大約11點多,姨丈叫醒我換班一下


大約到2點多, 看著呼吸越來越微弱的阿姨


沒有掙扎,沒有反覆,很溫和的


靜靜的沒了呼吸


(為什麼差那個呼吸就分界生與死了???)


趕忙叫姨丈起來


幫阿姨更衣


 


 


後來知道有點來不及了


那是再後來


姨丈到花蓮去問一個"牽亡魂"的


告訴他說


衣服來不及穿


還是往生前醫院的衣服


還有一個男孩陪同(姨丈說是我)


那是第一次認識到靈的開始


也了解到另外空間還有一個我的存在的可能性


而第一次親眼面對死亡


也沒想到自己如此平靜


好像死亡是自然的事情


或許是因為已經預知它會發生吧


那一年阿姨34歲, 我19歲讀大一暑假(應該是20歲了吧)


到8月底就接到打工的通知


一切好像安排的剛好


我也稍微體認到累世姻緣


原來夫妻真的有牽扯


因為在我看護時, 阿姨平靜如常(就是不會煩我)


但我姨丈看護時則問題特多


好像是姨丈必須付出心力的


姨丈後來未再結婚


因為我阿姨會回來關心兩個孩子


這是在之後問起姨丈未再婚的原因時姨丈說的


姨丈是財勤(軍隊裡管軍餉)上校退伍


目前在署立台中醫院


消基會------


等單位做志工


 


 

全站熱搜

莫林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