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自己小學時還蠻乾淨斯文的, 這些照片是從舊照片掃描來的



這些合照的不是大姊, 都是阿姨, 小時候回外婆家, 除了表姊外, 能看到的女生都是阿姨,
外公有12個兄弟姊妹, 外公最大, 我媽是大女兒, 所以覺得回外婆家是蠻受疼愛的, 尤其
阿姨舅舅真的很多



後方是我小妹, 這是在國姓鄉山上, 我一個阿姨嫁在山上, 每年
329前後都會大批人相招前往, 從台中坐到草屯轉車或坐到
"柑仔林"轉車進國性再從山下走一個多小時到山上去, 因為人多,
嘻嘻哈哈很快就到了,早期去是吃 "20世紀梨" , 後來大都是"枇杷"了
, 當然有"梅子", 但要提早一些時候上山才行





那是個"講台語"要罰錢的年代


在這個鄉下,整"庄頭"幾乎都是親戚,幾乎每個人都講台語


所以到學校講國語實在是一件很傷腦筋的事


上學要走約30分鐘(大概是人小步伐小吧)


道路都還是碎石路,路面高低落差很大,一下大雨就有路段要淹水


學校操場也是要淹水的,所以下雨天大家就樂了


可以不用穿鞋子,還有水可以玩


那時操場都是草地,,踩在上頭是很舒服的,但也很滑 


常常是全身濕漉漉上課,


放學了拎著鞋子回家(有中國強布鞋可以穿算是很好)


 


 


學校旁有一個魚池,有一回跟同學去"摸蚌"


我不會游泳, 跳下水去,糟了, 底下都是爛泥, 整個腳陷在裡面


人是在水面下, 掙扎了很久(記憶中)上不來


被同伴拉了上岸, 此後就不敢再亂到池子玩,怕水怕了一陣子


 


 


在鄉下度過了小學1年級及2年級上學期


那時候當班長是很神氣的事,放學要排路隊


路隊長就拿著小棍子管理路隊,何況又是班長又是路隊長


那時候那知道甚麼叫做厚道跟人權,不排隊就修理了


好幾次同學阿公都告到家裡來


有一回在回家路上就有兩個同學看不過我太臭屁


當場幹起架來, 一個槓兩個,幸好我們還算會打,一個打兩個照打


同學打輸了還叫他讀5年級的哥哥來


這下可慘, 兩個打到排水溝裡去,畢竟還是人小力氣小


後來有同學跑回去告訴大人,家裡人才來救我


還好那時候純樸, 不會帶兇器


拳腳只是痛而已, 還不至於受傷


記憶中小學只打了這次架, 搬到台中以後就沒打架過了


 


 


 


那時候算是會讀書的,當班長理所當然


偶而""幾句國語就很神氣了,考試成績當然很重要


老師會處罰的理由也大都是分數問題


小時候印象很深,男生是打板子, 手心, 屁股


女生則是很特別,,老師是用捏得


捏哪裡?? 各位猜想不到吧


"胲邊"


知道嗎? 男老師ㄟ,小小年紀又是鄉下


只知道考不好做錯事被處罰,沒人去想說"捏胲邊"有甚麼問題


要換在現在, 老師大概被告到不支倒地了


 


 


2年級的時候,父母親及姊妹都就搬到台中去了


我是到2年級下學期才轉學


後來聽姊妹們說,"剛搬到台中租房子


連瓦斯爐, 鍋碗瓢盆都是先向三姑婆街錢買的"


印象中父親總是早晚都工作,白天上班, 晚上加班


那時候是開大卡車(砂石車),只要有班可加, 父親總是沒推辭


一直到後來自己買卡車了,還是早上做, 晚上做


大概因為如此吧,和父親相聚的時間不多


因此也是很少講話


 


 


一直到我出社會工作了都是這樣


就算一起在客廳坐也是,反倒是爸爸的朋友來了


喝了一些酒後, 話就多了,父親的身體一直都很強健


做粗工勞動的工作必然是"粗勇"的,後來直到父親的了口腔癌工作休息了


載他到醫院做"60照射"或化療,才有比較長時間聊聊


還有開刀住院那陣子在醫院照顧他,才比較熟攆


可是開刀治療後大約8個月父親就往生了


大概父子緣分就是如此了


 


不過心理面真的有遺憾的感覺


 




全站熱搜

莫林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