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3日回程經奮起湖, 迷霧中的奮起湖車站




稗草
在很小的時候就對這種草很有印象
因為長的很像稻子
記的小時候曾經問過種田人
''為什麼要把稻子拔掉""
才知道喔歐,原來那不是稻子
它長大的時候都比稻子高一些
但事實上卻是雜草

早上整理一棵樹
盆子上又種一些''辟荔"
但仔細看卻有幾株似辟荔而非辟荔的雜草
葉型跟辟荔很像, 只是又長出一些穗
其實如果沒有抽穗出來, 真的很難分辨

這讓我想到 ''稗官野史""這句話
稗官者---稱官實則非官也
故稗官所言書者非能登於殿堂
僅得流傳於村里野巷
卻往往又比正史普及
是稗往往大於稻, 其評價卻遠不及稻
是野史常為百姓所知卻無實據可考僅能流傳耳

又工作場合中
也常有此種人
尤其是大團體中
看似突出
實則不適任
不過人事問題非常理可處理
也不能除之而後快
所以
遇有此類問題
請睜眼閉眼讓自己''順事''就好





全站熱搜

莫林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