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極道的認知--

1961214be71d11cf45489424a659463c

 

 

宗教其實擔負著很大的教化的功能,尤其是教育不普及的年代,就像是西方傳教士來到中國,來到台灣,表面上是宗教的傳遞,其實已經將思想文化灌注在裡面。之前也聽過淨空法師」在傳播媒體的弘法,法師的理念也是將教化視為宗教的主要功能,而不是一個宗教的拜拜信仰。

所以很恐怖的是,觀念思維想法就像是墨水,人原本是一張白紙,在還沒接觸宗教或是還沒受教育前,白紙是很單純的白,但一旦接受了某種概念的薰染,慢慢的就著色在上面,不管是家庭教育(所謂原生家庭的思維),學校教育,社會經驗,宗教教義的傳達接收,都是一樣,當你浸染上去了,要把它化掉是很困難的,尤其是宗教教義的力量,它是有系統,有條理的,恩威並用,有形的跟無形的並進的,以普世價值中你可認同的概念引進,然後慢慢改造你的思維觀念,同時也就限制(框框的概念,給你一個戒律救識一個框框)你的生活思維,就像你原本覺得紙上只是淡淡的某種顏色,忽然有一天你發覺顏色變深了,但是你覺得這是正常的,其它顏色淡淡的進來,已經無法改變你的色調就像政治上的深藍深綠,就像宗教上的深佛深道深基督,就像生活上的黑與白,因為是深層的薰染,所以與其它顏色是不相容,但是通常是不自覺的,因為已經習慣,已經融入,這已經是生活中的唯一,也就是很明顯的所謂的立場」(價值觀)了。這些立場就是生活的圭臬,也是評斷社會價值的基準,在這個準據上,符合這個標準的就是所謂的正常」,超出這個標準的就是「不正常」,所以藍綠為甚麼叫「惡鬥」而不是「善鬥」(良性競爭);所以為甚麼南懷瑾老師會提出所謂的「佛魔」,所以為甚麼ISIS敢挑戰世界(一手拿刀,一手摸可蘭經的激進派)。就立場太明顯了。

所以我們要提一下什麼叫正常?甚麼叫不正常?你可以接受你的是非善惡對錯觀念是有立場性,有時空性的嗎?

甚麼叫正常?鄭捷殺人正不正常?以普世價值看當然是不正常,但是以鄭捷接觸的環境(法律及廢死觀念)跟網路吸收的思維,它不去殺人才叫不正常;它殺人被判死刑正不正常,當然正常(此時廢死就顯得很不正常,但當有法律誤判時,廢死又好像可以理所當然的提出來),接受制裁是必然的。又像人本教育,10幾20年前很受關著提倡,現在呢?是人本觀念的問題,還是教育單位執行的問題?就像雙親都是教育家,書香世家的生活環境下成長的子弟,對人溫文有禮是正常,會罵三字經或做奸犯科就非常不正常了,但是大尾鱸鰻/賭博世家的子弟,喝酒罵三字經應該是很正常,但如果是對人溫文儒雅,那到底正不正常?那這些社會問題社會事件到底要教我們甚麼?正常不正常怎麼界定?

所以甚麼叫正常?為甚麼各種殺人放火事件,各種光怪陸離的事情會發生?爲甚麼各個宗派會存在我們生活的四周?這個存在到底正不正常?爲甚麼造物者要創造這樣一個生存生活的世界?爲甚麼遊戲創造者要創造惡魔怪獸,爲甚麼要設計種種陷阱關卡?爲甚麼要設計殺死怪獸及敵人?因為白天跟黑夜是一體的合為一天,因為破壞跟建設是一體的,因為犯罪跟制裁是一體的,因為功德行善與犒賞是一體的,都是共同存在的,造物者創造了善惡各種事件,也創造了賞善罰惡概念,你能夠推翻造物者嗎?那造物者的這些創造的意義在哪裡?

如果你能夠以造物者的角度來看,其實所有的事件都會有它各自的脈絡,人的修行是要去找出事件的脈絡,找出事件的原因,然後做為世間教化的教材,是要去幫助看不見這個脈絡的人去理解原因,然後能看見人世間各種事件存在的意義,終至看透各種事件給我們的教育意義,就像佛陀要解開生老病死之苦而去說法,而不是停留在事件表面,然候選邊站,去批評去指謫,然後自認為我就是正義的一方,善良的代表,這是沒有意義的。而這也是目前很多修行團體的共同現像,立場唯一,非我立場就是外道邪魔,就是要去詆毀消滅。造物者都容許它們存在了,爲甚麼你會有除惡務盡的概念。而所謂的你又是站在甚麼立場來認定它是惡,而所謂的善呢?如果以藍綠各自的立場來看,很多事情是很矛盾的捏,藍色執政時錯的政策,來到綠色執政又變成是對的捏,對錯只是時空立場轉換而已殺人是錯,關公就對不了,救人是對,那白蛇就錯不了,爲甚麼關公成神?爲甚麼法海非要收白蛇?那戰爭又是為何?爲甚麼黃巢要說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殺--───,所以時空立場有異,標準會不同,你如何判定這個善惡是非對錯?

所以要怎樣調整自己修行的概念?主要要認定追隨造物者的概念,理解接受並去懂各種事件它必須與必然發生的原因跟脈絡,然後去修正這個原因脈絡,它會必然發生就是正常,各種事件都正常,要去懂這些事件到底要教我們甚麼?然後去學會應對處理,去開發導正的能力與智慧,這樣才有辦法教化自己,教化世人,佛陀說法也不會是拿前佛的法來說,一定有自己獨到的見解理論,而不是去學會鑽研既有的學問,然後自居一方以此為尊,沒有錯,每個法門,每個科系都會有自己科別的碩士博士,但是越站在尖端就越侷限,立場也越分明,也與其他科別距離就越遠。

所以當紙上的顏色越多時,可了解運用的顏色越多,也就越能做畫,單一顏色就只能在這個顏色上發揮,創造不出特色來,要如何突破前人呢?把自己既有的概念放下,才能站在這個概念基礎上,往上再發展,才能有所超越。 

所以靈修爲甚麼好像天馬行空不受侷限,好像有佛有道又有基督,因為靈修以天道/以自然之理為依歸,不是儒,不是釋,更非道或阿拉基督,祂是兼容廣蓄的,祂不是儀軌科儀經懺下的東西,因為祂是無極之道」,祂的概念是沒有極盡的,祂不會只停在一個立場,祂也不會只停在一樓,祂是越修越高越廣越開闊,越修越包容的,因為祂的概念是要「站在迷宮之上看迷宮」,如此才能救迷,而不是要在迷宮裡教人出迷宮。祂要學習以遊戲創造者的角色來指導人玩遊戲,要學習以造物者的識見心態跟高度看清人世間的遊戲規則。

當你能夠接納包容理解脈絡後,你會發現所有發生的事件都是必然也自然,當原本你並不認為必然也自然的狀況下,能夠轉理解為自然與必然的心態時,就是你擷取智慧的時候,這時你就可以清楚的教人如何面對,如何突破,如何放下,是用理解的方式而不是教人忍耐了。

當你不是把自己立場鮮明化,而是包容提升時,看待事物的高度自然會提升,當你不以自己以前所得為滿足時,自然產生謙卑再學習的心態,也是提升的開始,當你對待任何事件都正常看待時,少了批判,抱怨,少了不滿的情緒,你自然就柔和了,也會願意去理解並從中學習。所以接受事件的發生,接受相對方的立場而融合成進自己的立場,其實就比原先的立場內容更開闊更提升了。

靈修是以自然為宗,以無極為依歸,做法卻是簡單自在就好,只有去包容接受而已,心量越大識見越高就越自在,提醒並留意自己的高度,當你容下相對方時你就增廣一倍,升高一層了。這才是靈修的目的,包容直到無盡無極。1050814

 

創作者介紹

無極道.玉玄宮 / 淨我還真.靈修道場----莫林桑的三欉香部落格

莫林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